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 起點-第七十九章:朝文君的反擊熱推

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我,范马孔子门徒,以德服人
150人在孔子的带领下,形成了一个三角阵型。
这150人像是热刀切黄油一样。
直接在已经变得凌乱不堪的军阵上,冲出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口子。
不过对手也并非一无是处。
毕竟,那可是朝音伯手下的精兵。
虽然不是最强的队伍,但是能给自己最疼爱的大儿子的手上,实力也是非常强的。
在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
一些百夫长和什长开始纷纷组织起下属的力量,进行抵抗。
10人为一小组,100人为一小组的抵抗力量,很快就建立起来。
盾兵和长矛兵相互结合,配合还算紧凑的军阵。
加上这些兵卒身上一个个都有着,不弱血气之力和杀气。
这些血气之力和杀气单独或许非常的脆弱。
但一旦联成一体,规模还是非常可观的。
这些一个个联合起来的军阵,瞬间让夫子所带领的这把热刀迟缓下来。
当然,这仅仅是让他们的杀戮速度稍微减慢一点而已。
这150人像是个严密的杀戮机器,一样缓缓地向着内部推进。
然后,或许是被这群像杀神一样的人刺激到了。
基于人类最基础的求生本能,原本惊慌的士兵迅速地集结在了一起。
原本只是10人,100人的小队,迅速变成上千人。
当人数达到一定的规模,量变就会形成质变。
孔子看着眼前那密不透风的长矛阵,眉头皱了起来。
他也是第1次冲击军阵。
他完全没想到武力值远远不如他的普通人。
在结成特殊军阵之后,能产生这样的威势。
那些抱头鼠窜的弓弩手,也躲进了军阵中。
虽然他身上已经覆盖了真气,但一些薄弱的位置。
如果连续被箭矢射中某个位置,还是可能受伤的。
况且,他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无视箭矢的伤害。
但身后的这些门徒和弟子却不能。
他们无论是真气强度,还是炼体境界都远远不如自己。
不要说被连续射中某个位置,身体上如果出现两三个位置同时被射击,那么就有很大概率会受伤。
因为用真气抵挡箭矢的原理。
本来就是聚集身上的真气在某一个点,用真气的数量来增强身体的防御力。
若是身体的数个部位同时被击中,那么气就会分散到各处。
同时防御,就等于同时防御不了。
以春秋战国的医疗条件,如果无法及时处理箭伤。
七夜
那么大概率就是一个死。
他可不想自己这些宝贝弟子白白的牺牲。
李潇现在的实力可能比孔子还要强。
但他并没有带头冲锋,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他必须在后方监督身边的长矛手。
毕竟,这些长矛手训练的时间只有十几天。
可以算得上是新兵中的新兵,菜鸟中的菜鸟。
李潇是非常担心这些人在慌乱中出现意外。
毕竟,这里可是足足有800人,是他手上绝大部分的力量了。
要是这些人出了问题那,他这个千夫长就名不副实了。
不过幸好这些人的表现还算不错。
没有人胡乱地冲锋,大家都在各自的百夫长以及什长的命令下排成紧密的小队。
一个个整齐的十人小方阵,形成更大的百人方阵。
大大小小的方阵,像是一个个扫地机器人一样。
不断地收割着战场上那些被分割开来的敌军。
虽然敌人的总体数量,远比李潇所带领的军队要更多。
但由于战场已经提前被分割开来。
所以就造成了在局部战场上。
李潇所带领的人数更少的军队在数量上却比敌军更多,形成了局部的战力优势。
很多时候是10个人围殴两,三个敌军。
甚至是几十个人围殴三,四个敌军。
当然手下的兵卒之所以表现不错,李潇也是明白的。
战打得这么顺利,要是还能表现都不好。
他觉得自己该考虑一下,辞去身上的这个千夫长的职务,赶紧提桶跑路了。
那些距离军阵太远的敌人,李潇并没有派军队进行追击。
而是放任他们随意地逃窜。
这样做,不但可以用他们来扰乱敌军的阵型和士气。
同时能保证自己这边的军阵不受影响。
别看现在的军阵非常整齐,命令执行的也非常的顺畅。
但这是因为他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阵型。
一旦分出一些小队,进行支援,弄不好原本整齐的军阵就乱套了。
李潇现在不追求绝对的杀伤力,而是追求稳定性。
他只希望这次的战斗,能顺顺利利的结束。
即便少杀几个人,自己这边的兵卒能活下更多人就足够了。
这场战斗是非常重要的,不但能给这群没有见过血的新兵尝尝杀人的滋味。
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能让这群原本只是胆小怯弱的农民,真正成为有勇气拿起刀剑的战士。
然而,就在李潇以为战斗会一边倒的时候。
一阵惊呼声从头顶传来。
李潇的五感非常敏锐,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些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他抬头一看,顿时眯起眼睛。
左侧的火光出现了骚动,原本正在射击的兵卒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一群黑影迅速地向着火光靠近。
李潇皱起眉头,敌人的动作好快。
而且,人数有点多,绝对不是那训练了十几天的100个弓弩手可以抵抗的。
他现在只希望,子夏别因为战斗顺利,导致热血上头。
那100人可是队伍里面的精锐。
子夏松开手上的弓弦,一根弓箭再次飞出,直接命中一个正在指挥周围兵卒的军官。
箭矢准确射入军官的身体,军官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原本正在听从他的命令准备反击的兵卒,立刻就惊慌起来。
好不容易稍稍整齐的队伍,又变成一盘散沙。
就在他准备再次射击的时候。
一个民夫急匆匆地冲到他的身边。
“子夏百夫长!不好了!”
“敌人杀上来了!”
子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快?”
“来了多少?”
那人摇了摇头:
“不知道,太多了,漫山遍野密密麻麻,我吓了一跳,根本不敢细看,直接就跑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又有两百多人的民夫队伍惊慌地跑了过来。
看到队伍瞬间壮大到了300多人,子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做出原地防守攻击的决定。
毕竟,民夫可没有多少战力,真的打起来,弄不好还可能因为恐惧,冲散自己的军阵。
考虑了几秒,他当机立断地对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众人喊道:
“所有人,立刻离开,离开前,把能烧的都烧了!”
“好!”
【抡语:“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但凡打架,只要犹豫,对面便站起来了。不犹豫便能直接将对面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