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九章:金馬獎提名展示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小說推薦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
“真成了啊?”
杨羊瞪大眼睛,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不敢相信。
在圈子里混,想要演一次主角有多难他很清楚,小演员需要大角色来拉人气,有了人气,有了代表作后人家才会让你演主角。
但问题是, 没成名之前谁认识你?
我:老板,我想演主角。
老板:你得先有人气。
我:你给我主角,我不就有人气了吗?
老板:你得先有人气。
我:你特么倒是给我主角啊、
老板:你得先有人气。
我:……
小演员是很难演上主角的,死办法就是熬,从群演开始,路人甲, 路人乙, 再到龙套, 有了名字,能露脸,有台词,再到配角,小配,中配,大配角。
捷径就是签约经纪公司,靠公司捧,起步就是配角,几部配角下来有了人气就单独挑大梁演主角试水。
但一般试水的剧都是从小成本开始。
杨羊加入一心影视时间不长,和谭淞韵一样,两人还在演配角阶段,可出来混谁还没点野心,谁不想红啊。
公司要是愿意抬一手, 让他们演主角,至少能让少奋斗五年。
在袁华这边哭惨,杨羊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 主角他没敢想,只是想袁华明年带带他, 跟着屁股后面跑两部剧就不错了。
没想到公司为了他居然直接投资一部戏,三千万全资,让他当主角。
天上何止是掉馅饼,简直是掉铁饼好吧。
“谢谢袁老师,我们一定会努力的。”谭淞韵压不住喜意,高兴说道。
“别高兴太早。”见两人太兴奋,袁华打算泼点冷水:“离开机还有一段时间,回头拿到剧本好好写小传,把台词背熟。”
“开机之前我亲自检验,要是不合格的话,就不用去了。”
“另外,我要是听到导演跟我说有人拍戏不用心,有你们好受的。”
杨羊拉耸着脸:“台词是全背吗?”
这就有点狠了,一本台词,那得多少字?没有三万也有五万。
总裁大人少女心
他之前拍戏都是入组前背一部分,入组后拿到拍摄通告,确定要演哪一场戏后提前背。
“嘻嘻,保证完成任务。”谭淞韵打包票:“袁老师, 那我们就先走了, 回见。”
拉着杨羊,两人溜了,一边走谭淞韵低声对杨羊道:“你傻啊,背台词又不是一字一句背下来,有诀窍的好吧。”
“先写小传,情景代入,掌握好关键词,用不着每句话都和剧本一样,有时候感觉到了,临场发挥的比原台词还好……”
望着两人背影,袁华轻笑。
要不是知道旋风少女有点搞头,其实他也不敢花三千万投资。
这部戏他不指望爆火,只要不亏本就行,主要是把杨羊和谭淞韵捧起来,打出名气。
之前4g网络在个别城市试用,今年年初的时候上面就通知年底普及全国,电信,联通,移动,三大运营商顺利拿到牌照。
不出意外的话,互联网行业将会迎来爆发。
流量时代到来,娱乐圈成为众多受惠者中的一个,百姓关注度高,片酬疯涨,一条小视频就能捧出一位网红。
一个长相不错的高中生,被资本一番包装好拉上选秀节目过场,前三名出道,在疯狂炒作下有了人气后开始流量变现,拍戏,上综艺,发歌,一条龙服务。
一年半载后凉得差不多了,资本继续开启套娃模式,培养下一个人。
这种大环境中,厮杀惨烈,杨羊和谭淞韵,李易锋他们要是不提前入场,占一席之地,后面想起来就不容易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袁华刚坐下,绣春刀导演陆洋打电话过来。
“小陆,想通了,决定跟我混?”
绣春刀第二部杀青后两人一起剪辑,前几天剪辑配音完成,他劝陆洋加入一心影视,陆洋说他考虑考虑。
“想通啥啊,我当时客气话你听不出来啊,怕直接拒绝你面子不好看。”
陆洋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他不缺戏导,等绣春刀第二部上映后,估计找上门的戏更多。
自己当老板和给别人打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他不喜欢被人压着。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袁华热情骤降。
“伱以为我想打,我是没办法好吧,师哥,你走狗屎运了,真的,我都嫉妒。”
“有屁快放,我忙着呢。”
“七月一号金马奖报名开始,结束时间是八月十六号,十月中下旬公布入围名单,十一月颁奖。”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七月份我把绣春刀第一部报上去,报了二十多项,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最佳剪辑,灯光,美术,武打,剧情啥的。”
陆洋用发酸的语气继续道:“前两天我一個评委朋友告诉我,绣春刀入围了。”
袁华笑了:“入围谁了?”
“最佳男主。”陆洋快哭出来。
要不说袁华走狗屎运,苍天无眼啊,报了这么多项,团体奖一个都没中,个人奖中了最佳男主角。
“你没入围吗,我觉得你实力挺强的,金马评委不识抬举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中年穷,回头你拿部好作品打他们的脸,喂,喂,你怎么挂了。”
放下手机,袁华来到隔壁敲响杨思唯的门,探了个头进去:“下个月去弯弯省,你把手续准备好。”
“你要去旅游吗。”杨思唯问。
“小地方有什么玩的,听陆洋说绣春刀入围金马最佳男主,我过去一趟。”
“哦哦。”
点点头,杨思维目光转到电脑上,两秒钟后反应过来。
“卧艹!”
“你不就是男主角吗?”
猛地一转头朝门口望去,袁华已经不在了。
华语电影三大奖,金像,金马,金鸡,袁华已经拿过金鸡了,这要是再拿一个金马,三金得其二,未来几年拿下金像奖,那就是大满贯。
内地影视圈有几人能做到?
公司楼下,袁华吹着口哨离开了。
现在的金马奖还不是以后的金马奖,在影响力这一块,金马应该是三金中含金量最重的。
举办多年,评选也算公正,评委一届一换,年年不重样,因为报名的影片包含两岸三地,限制低,参与影片很多。
内地影视起步晚,金鸡起步也晚,开始只有内地影片参选,这几年影视圈繁荣,名气才越来越大,渐渐有并驾齐驱的意思。
至于金像奖,就那几大公司自己在玩,外人很难插手,评选条件也苛刻,影片要有不低于三家港商投资,或者港导导演……就差没来句,你们外地人就别参合了。
千禧年以后港片没落,港圈往内地发展,金像奖有名无实。
这次能提名金马,袁华还是很挺高兴的,这是他第一次参与金马,估计也是最后一次。
再过几年,金马就不是金马了,就他们自己玩,一年几十部片子报名,说出去都寒碜。
十月二十一日,金马公布入围名单。
最佳导演,最佳男主,最佳女主,最佳编剧……
放眼望去,百分之八十都是内地的片子。
十一月初,袁华动身去金马。
当天中午到,下午去颁奖典礼。
“陈老师你好,我是演员袁华。”
还没踏入会场,袁华回头看到在门口下车的陈建兵,转过身去打招呼。
高希导演的新版三国中,陈建兵饰演曹操,霸气,奸诈,深入人心。
“你好。”陈建兵笑呵呵打招呼。
这次两人是竞争对手,袁华入围作品绣春刀,他入围作品一个勺子。
“陈老师,我很喜欢你的三国,有机会一起合作。”
“看时间吧。”陈建兵笑容不变。
袁华:“……”
外界盛传这位大佬不好相处不是没有理由,据陈建兵老婆说,当年拍乔家大院,剧组所有人聚餐,唯独不叫他,可见人缘有多差。
孙丽和他拍甄嬛传也说过,第一天陈建兵就板着脸跟她说。
“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你可以当面跟我说,我不希望事后在别的场合说我不好相处,脾气差。”
孙丽当场懵了,一整天忧心忡忡,晚上都没睡好觉。
差点以为自己要在剧组待不下去。
“嗯,那我先进去了。”握手,袁华大步离开。
确实不太好相处。
颁奖典礼人很多,两岸三地熟面孔都有,有的坐在位置不动,有的三三两两和朋友聊天叙旧。
“袁老师你好。”
“你好你好。”
“你的烈日灼心很好,有机会合作。”
“一定一定。”
“袁老师明年有档期吗,能不能合作一把。”
“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一定。”
赶上前打招呼的人不少,大部分人袁华都不认识,没几个眼熟的。
一些导演上前交换电话号码,他报的也是工作号。
突然,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袁华扭头,是王千原。
“王哥,你怎么来了?”
“这话很打击人啊,什么叫我怎么来了,不能来吗?”
“哈哈,开个玩笑,祝你这次成功拿到最佳男主。”
王千原也是这次最佳男主入围之一,入围作品是去年上映一部电影。
金马最佳男主角提名有五位,除了陈建兵,袁华,王千原,另外两个是彭余宴,董子剑。
袁华觉得如果不是为了平衡,这个奖可能会被内地包圆。
“遇到你小子没好事,我八成是要凉了。”王千原半开玩笑。
上次已经和袁华撞过一次,影帝被夺,这次估计也有点悬。
彭余晏明显是来凑数的,董子剑小屁孩一个,最佳男主只能在他和袁华之间产生。
半小时后,主持人上台,众人入座。
很巧,袁华发现坐在自己左手边的是董子剑,两人中间隔了三米的过道楼梯。
“华哥你好。”
尴尬坐了半天,董子剑被袁华扫了几眼,硬着头皮打招呼。
“嗯。”袁华轻嗯一声,算是回应。
董子剑是王金花儿子,两人之前没有见过,没想到在这撞上了。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他,倒是没必要和一个小辈见识,以大欺出去不好听。
相比往届,今年的主持人有点特别,多了一个黄博,这才是袁华感兴趣的地方。
坐下后十几分,他还在台上侃侃而谈。
“黄博,你这么穿着睡衣就来,一点不庄重,你看我,来之前精心打扮。”
台上,黄博被女主持人调侃后愣了一下。
这不按台本来啊,而且他的服装都是主办方提供的,看着像睡衣,其实只是娱乐风格强烈了点。
“这几年我年年来金马,跟回家似的,在家里自然要穿随意点,你第一次来,肯定要隆重。”
一语双关,黄博呛了回去。
台下,掌声响起。
“说得好!”
袁华大声说道。
顿时,几十道目光杀过来。
七八分钟后,颁奖时间到,但黄博丝毫没有开始的想法,依旧在和观众,主持人互动,偶尔讲个笑话。
说着说着还下台,坐在嘉宾旁边调侃。
“王哥,我觉得这次最佳男主肯定是你,对你有信心。”
“低调低调。”
“子怡姐,难得看到你,什么时候和汪锋老师摆几桌……”
这么久了还没开始颁奖,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是出了舞台事故,黄博在拖延时间。
没一会功夫,黄博来到袁华身边。
誅仙 蕭鼎
“华子,我觉得影帝一定是你。”
“拿不到你补给我。”
“你要这么说这天聊不下去了,要不你给大家唱首歌吧,大家说好不好?”
内地嘉宾多,起哄的不少,纷纷让袁华来一首。
对着话筒,袁华道:“那我就简单来两句,一条大河波浪……”
“咳咳,谢谢袁华的演唱。”黄博一头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不等他唱完直接拿走话筒。
“好!”
不知道谁在起哄,带头鼓起掌,几秒钟后响起大片掌声。
袁华含笑点头,站起来挥手,把黄博看得目瞪口呆。
好家伙,你们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他有预感,这估计是袁华最后一次来金马了,下次主办方打死都不敢请他。
他猜的没错,袁华确实是抱着最后一次来的想法。
腾迅视频有金马奖现场直播,在袁华唱歌之后,弹幕就没停过,清一色六六六。
“牛逼,真敢唱啊。”
“哈哈,好几个人脸当场就黑了。”
“这才是偶像。”
“兄弟们,大家跟我一起唱,风吹稻花香两岸……”